为什么说现在加入科技公司是最好的时代?
发布时间:2020-10-03 20 来源: 互联网
[ 导读 ] 运营类公司发展基因中,第一要义是打下一城守住一城,而科技类公司的发展基因中,第一要义是让最好技术人才为企业赋能。科技公司全球化基因自诞生就有,如果要加入一家全球化企业,应该加入一家科技型公司,而现在的中国就是最好的时代。

图片来自“123rf.com.cn”

联想杨元庆被外媒误读,回应“联想不是中国公司”,正确的表述是“联想不仅是一家中国公司”,毕竟有30%的员工奋斗在海外一线,翻看由全球化智库(CCG)研究编写、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企业国际化蓝皮书《2017年中国企业全球化新锐50强榜单》,会发现“中字头”企业在50强榜单中占了四分之一,而排名前二的是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中化集团公司。可见,中国对全球化的推进持有积极的态度,杨元庆继续倡导联想全球化是正确的。

产品、运营、服务类的公司将走向全球化

如果将公司分为三种类型,产品、运营和服务类公司,你觉得哪种类型的公司在全球化的步伐更快呢?这肯定是一个好问题。《2017年中国企业全球化新锐50强榜单》中,排名第3到第5的分别是联想、海尔和华为,排名第7和第8的是美的和中兴,其中,联想主业是个人和企业级办公电子产品、海尔、美的主业是家电产品、华为、中兴是通信服务。可见在民营企业的运维范畴中,产品型公司由于产品独立、轻便属性,没有繁重的运营和售后服务,在全球化进程中有更快的突破;另外一个原因是产品的流通从人类发展起就没有中断过:虽然肤色、语言、宗教信仰不同、但是对商品的接受宽容度较高,正如我们每天都可以喝到锡兰红茶和使用苹果手机,因此看来产品型公司的全球化历程稍微容易一点。

再来看看综合服务类的公司全球化的一个受挫故事。笔者曾经拜访过一位做安防整体解决方案(安防设备+集成实施)的老总,公司业务延伸到印尼,项目是为印尼火车沿线的跨省停靠站提供安防一体化解决方案。印尼是总统制共和国,实行三权分立,项目由政府发起,企业招投标,最后由国会通过。由于火车停靠站台途径多个省市,虽然议会通过方案,但是费用由各省拨付,每个省的支付方式和落地执行又得再议一次细节,这里面耗费了大量沟通周旋的时间。距离立项时间已经一年多了,从项目成本来看,即使后面的实施没有羁绊,这个项目肯定是亏损的。衡量再三,老总最后决定搁置项目。除此之外,海外有些国家排华、对外企职员有本地国籍占比要求,这些最后都反馈到项目成本上,因此,做综合服务的公司涉及到竞标、施工都是需要高配合,高协同的合作,落地往往非常困难。

产品运营类公司的海外进程就更不用说了。被誉为“产品经理王国”的腾讯,其微信产品的海外版用户不到1亿,而海外用户主要是华人,目的是为了与国内同胞进行感情联络和业务交流。从本质上思考,产品和运维的核心是对人性、人文生活、情感表达的高度理解,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产品运营公司很难国际化;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隐私信息的国情不同,如滴滴和摩拜,尽管早早提出进军海外市场,却雷声大雨点小。滴滴和摩拜是刚需工具,但是里面涉及到用户的手机号码、地理位置信息、车辆所有权信息等隐私信息,每个国家的开放程度不一,还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,因此落地十分艰难,观察下来,产品运营类公司全球化难度最大。

虽然笔者上述讲述的是国内公司的全球化挫折故事,但是反观国外公司在华表现,其实如出一辙,谷歌不入华、Uber退出中国市场、亚马逊中国业务萎缩等等。

资本全球化、战略全球化、人才全球化和市场全球化

如果要探究中国企业全球化的种种表现,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:资本全球化、战略全球化、人才全球化和市场全球化。这四个全球化对狭义的企业发展来说,是不应该有顺序的。哪个环节在前,哪个环节在后,要视企业实际运营和外部环境而言。因为笔者主要研究科技企业,就以科技企业作为范例,人工智能企业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在拿融资的时候,都拿美元基金为主,这是考虑到美元融资更适合VIE架构,以便日后在海外交易所IPO,原因是国内交易所对IPO的营收和利润的要求阻碍了企业IPO的进程;另一方面,技术型公司天生就具备国际化基因,在人才全球化的过程中,美元基金便于海外业务结算。

从人才角度,我们也找到了一个案例。《华尔街见闻》今年7月刊登了《美团点评全球化开启:全方位“向世界输出”》,鲜明指出了2018年美团点评迎来了全球化探索元年,为何美团在创立8年后才开始提出全球化探索呢?这是由于运营类公司的发展基因中,第一要义是打下一城守住一城,打下中国34省级行政区已成巨头公司,美团用了8年时间。而科技类公司的发展基因中,第一要义是让最好的技术人才为企业赋能。运营类公司要拓展区域,需要招揽更多销售和运营人才,第一考核指标是投入产出比,而科技类公司要拓展区域,是为了招募更多高质量的科研人才,第一考核指标是人才的质量。而在科技圈中,人才和实验室是围绕着全球知名高校而建,美英有更好人才和实验室资源,所以科技企业全球化走得很平稳。像人工智能这一波的企业中,初创企业在初创期就在国外建立人才中心比比皆是,林元庆创办的爱笔科技在美国硅谷建立人才中心、汤晓鸥创办的商汤科技在美国新泽西洲设立智慧医疗实验室,旷视科技在美国西雅图设立研究院,科技公司的全球化基因自诞生就有。

在四个全球化指标中,最难实现的往往是市场全球化。市场全球化的难点,在上述三类公司的分析中已经可知大概。虽然现在看到很多科技公司参加海外活动和展会,但大部分活动和展会的目的主要是人才品牌和产品品牌输出,离产品输出还有很长距离。但庆幸的是,这一代的科技创新企业创始人在资本、国际化视野、人才战略和品牌意识上都是全能型选手。他们大多毕业名校、留学归来、在投融资制度相对完善的创业环境中成长、见证过国际品牌如何影响全球、有成功的跨国企业管理模式参考。因此,这一代的科技创业者无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,创始人有全球的视野,不甘于仅限中国市场,成为全球化企业的梦想时刻如味蕾挑逗,不断刺激,全球化进程只会更快,而笔者坚信,这一代企业由于土壤肥沃,能够涌现更多国际化前瞻视野的企业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 leju.nhwu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